2019海交會直擊(二):撬動社會資本支持中小企業“辦大事”,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海交會上簽約落地

發表時間:2019-12-25 15:27:47    信息來源:區商務金融局 瀏覽量:-
A+ A+ A+

  2019海交會特別注入了科技金融的元素——海交會專場活動上,發布了粵港澳大灣區的年度系列創投榜單;IDG、鼎暉資本等一大批國內外著名風創投機構,采取項目路演等手段,實現優質項目和社會資本的有效對接;啟動廣州市2019年科技金融服務周等。

  本屆海交會的諸多項目、活動,展現了近年來廣州利用科技金融,為吸引海內外人才來穗投資創業、釋放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發展活力所做的努力。

  廣州市科技局局長王桂林在海交會現場透露,廣州科技型中小企業信貸風險補償資金池目前已撬動貸款授信超過202億元,實際發放貸款約130億元,全力支持中小企業“辦大事”。此外,海交會舉辦了“廣州市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機構簽約儀式”。一項始于去年的體制性改革,在海交會的舞臺上,結出了階段性成果。

  彌補科創短板

  引入社會資本紓解融資難

  在廣州市科技金融領域,長期以來存在的短板是“缺金”。廣州市政府副秘書長張建華在海交會上坦言:“廣州是創新創業的‘沃土’,也是投資‘洼地’?!焙=粫纱艘脖毁x予了吸引海內外投資家來穗投資的希望。

  今年年初,王桂林在接受專訪時同樣提到,圍繞科技企業全生命周期的科技金融體系還沒完全搭建起來。企業種子期的天使投資、初創期的風險投資、成長期的股權投資、爆發期的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等全鏈條,都還跟不上當前廣州企業的發展步伐。

  對于擁有1.1萬余家高新技術企業的廣州而言,助力中小企業發展的資金,可謂“貴如油”。特別是在企業生命周期的初期,甚至科研成果產業化之前,用于扶持初創科技項目的融資更為稀缺。

  “初創期的企業明顯信息不對稱,投資的風險收益比情況較特別,因而社會資本的投入少?!蓖豕鹆纸忉?。如何讓更多初期項目走出“死亡谷”?以政府的財政資金為代表,科技金融所起到的杠桿作用,此時至關重要。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壓實各方責任?!毕啾扔?018年底提出的“堅持結構性去杠桿”,市場分析認為今年將重點優化杠桿結構。具體到企業方面,即在資管新規下,讓民企從“去杠桿”的對象中脫離出來。

  結合廣州市實際情況和國家經濟形勢走向,廣州持續發力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海交會上,“2019年度粵港澳大灣區最佳政府引導基金”榜單發布?!罢龑Щ稹迸c市場上一般基金的不同之處在于,此類基金由政府出資,并吸引有關地方政府、金融、投資機構和社會資本設立。其側重于支持創業企業發展。

  早在2018年初,廣州便制定出臺了《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廣州)先行先試政策意見》,提出設立市財政出資總規模50億元的廣州市科技成果產業化引導基金(下稱“引導基金”)。如今,運行一年多的該項基金已初有成效。

  今年9月,廣州金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16家首批擬合作機構(子基金管理人)合計申報子基金總規模75億元,申請科技引導基金15.58億元。當月出臺的《關于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若干措施(修訂版)》提到,至2020年這項基金力爭推動合作銀行累計為科技企業提供貸款金額200億元。

  明晰各方定位

  政府和市場實現投資接力

  作為引導基金第一批資金管理人,納斯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納斯特”)在今年6月成為了廣州南山科創基金的普通合伙人。納斯特董事長何榮天毫不掩飾對廣州設立引導基金的贊譽。

  “政府出錢做投資引導,對國家產業轉型升級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焙螛s天解釋,正是這些新型的投資基金,孵化了新興產業并使之壯大。

  多位申請引導基金的市場機構負責人表示,政府出資做背書并成為有限合伙人,能夠實現與投資機構同擔風險。此舉大大化解了風投創投的“踩雷”之虞。

  廣州市政府對于市場風險的擔當,可以從引導基金對子基金的出資比例中看出。對于科技成果產業化項目,引導基金的出資比例不超過子基金規模的50%;對于相對成熟的孵化基金、天使投資,引導基金的出資最多為子基金規模的40%;對于更為成熟的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的出資比例不超過子基金規模的20%。

  “在科技成果轉化的最早期階段,政府和社會資本的出資配比接近1:1,這是因為投資該階段的基金,所面臨的風險最大,獲得成效的周期最長?!贝鬄硡^科技創新服務中心董事長兼總經理秦海鷗談到,后期政府出資占比減少了,是因為隨著科技項目的成熟,有更多的社會資本跟投。這樣一來,政府和市場無形中合力造就了投資的“接力效應”。

  這與今年6月,王桂林做客養成學堂時提出的觀點相契合。彼時他指出,著眼于企業生命周期的不同階段,政府扮演的角色有所差異:在企業發展的早期,政府應當主動承擔扶持責任;企業成長的后期,則可交由資本市場來服務。

  實際上,引導基金所產生的良好效益不止于此。據一位曾在政府工作的人士透露,以往的財政資金在投給科創項目時,往往是無償地“一次性撥付”。繁瑣的立項過程也會為科技成果轉化帶來諸多限制,例如規定款項只能用于購買設備。

  “財政資金很難真正由初創團隊自主支配?!痹撊耸刻岬?,這就難免成為科技創新的掣肘因素。相對而言,引導基金不僅釋放了科創活力,助力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而且進一步完善了股權投資的發展環境,成為吸引優秀人才和業務股權投資機構來穗發展的重磅籌碼。

  設置風險底線

  基金架構提升投資成功率

  經過2017年至今的三年整治,防范金融風險的短期目標已經達成。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今年以來金融風險得以有效防控。然而,在總結以往工作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依然指出“必須強化風險意識,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p>

  面臨當前形勢,經濟工作在發掘市場潛能的同時,將“防止金融風險”作為實踐中的底線策略。具體到廣州的科技金融事業中,如何設置“防風險”的底線,亦成為引導基金必須正視的問題。這就對引導基金的架構提出了一定要求。

  以今年6月成立的廣州南山科創基金為例。該基金規模達2億元,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領銜的廣東省南山醫藥創新研究院作為牽頭機構,廣州市科技成果產業化引導基金(出資9800萬元)和德高信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出資1.2億元)作為有限合伙人,大灣區科技創新服務中心作為政策及投資顧問合作設立。

  “這些團隊各具特色,都能夠對我們的未來要投資孵化的項目進行把關、賦能?!焙螛s天介紹,由于該基金80%以上的投資項目為大健康領域,廣東省南山醫藥創新研究院作為產業顧問單位,其專業評判就會起到重要指導作用。此外,作為政策顧問單位的大灣區科技創新服務中心,具備對政策的理解力和對市場資源的調動能力。

  在合理配置了基金運營架構的基礎上,選擇投資項目時,基金普通合伙人納斯特也會對進行審核。何榮天表示,首先,他們會考察創業團隊的專注性、專業性、激情與理想、執行力和團隊的完整性。其次,他們考察科技成果所處行業的發展空間是否足夠大。再次,他們還會衡量商業模式是否具有復制性、是否成熟、是否能夠變現。最后,還會評估未來產品或服務是否具有智能化、簡易化、大眾化等特征,從而具備很好的用戶體驗和市場前景。

  “在中國的風投市場,30%以上的成功就是高成功率?!焙螛s天說,因為一個項目的成功,有可能帶來本金成百上千倍的增長,“好比20個風投項目中,一個項目成功就能保本,兩個項目成功就能賺錢?!焙螛s天指出,充分分散的投資方式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風險。再加上引導基金特殊的架構把控,項目的成功率將高于普通市場風投。

  來源:南方+、鳳凰網


天河發布
天河發布
  • 天河CBD
  • 廣州高新區天河科技園管委會
  • 文明天河
  • 投資天河
  • 天河政務
  • 天河不動產登記
技术岗赚钱还是管理岗赚钱